在情人節,拒絕浪漫!

作者:郭暮云     來源:《教會》雜志微信 時間:2016-02-13 08:02:24

psb22.jpg

        情人節已經成了情人劫,至少對單身族來說。情人,現找來不及,也沒必要。正如彪悍的網友所指出的:清明節你家沒死人,那還得現殺不成?

  情人節來自于宣傳。所謂宣傳,就是那些分明已經是常識、卻還有人要跟你說,以及起初讓人驚詫怎么可以這么說、后來卻覺得這分明就是常識的東西。無論你現在認同的常識究竟從何而來,宣傳的目的總是達到了。所以宣傳就是,解放前人民沒有幸福,建國后動物不許成精,剛才最后一響是北京時間十八點整,二月十四號你得為巧克力擔心。

  情人節來自于需要。它是賣給愛斯基摩人的冰箱,和特供少林寺的梳子。市場的力量隱秘而強大:你有需要,它就滿足你的需要;你沒有需要,它就制造出你的需要。玫瑰與賀卡在這一天比翼齊飛,飯店和旅館在這一夜舉杯同慶。情人節稱形單影只的宅男剩女們為“單身狗”或“Damn Single”,讓他們黯然神傷,讓他們自己都覺得在這一天實在沒臉見人。情人節還讓不知此節的恩愛夫妻有些愕然,以至要思考一下在洗臉之前,臉究竟是否存在。

  情人節來自于文化。分不清丘比特與霍比特的青年們,也迫不及待地擁抱這圣瓦倫丁節。在這個將蘭陵改稱作棗莊、將汝南更名為駐馬店的時代,在這個圣誕節賣平安果、勞動節會放假出游的國度,本來因捍衛婚姻而出現的這個節日,竟淪為破壞婚姻的全民狂歡。于是腦容量不知究竟幾個比特的荷爾蒙宿主,就要“穿越大半個中國去睡你”[1]。于是遠古蠻族的走婚制,在這一天仿佛從某個詭秘的蟲洞穿越而來。

  然而情人節存在的最大理由,還是來自于人心對浪漫的不懈追求。

  在今天,浪漫不再是“Will you?I do!”而是“You jump, I jump!”。浪漫成了在街角的轉彎處遇見百分之百的女孩,雖然那里其實更常遇到乞丐。浪漫不再是坐在搖椅上陪你慢慢變老,而是坐在寶馬里對著你眉開眼笑。浪漫不再是拎著七袋蘋果走三十里路去你家看你,而是咬緊牙關買蘋果七代以滿足你一年一度的時尚追求……

       “情人”是個曖昧而危險的定義,它暗示著一種不以婚姻為標尺的愛情觀。“浪漫”同樣是個危險而曖昧的狀態,它享受微醺,拒絕清醒。它享受心癢,拒絕心痛。它享受約會,拒絕約定。它享受虛無,拒絕實在。有人說,我們國家六十年來的苦難,一言以蔽之,就來自前三十年的政zh i浪漫主義和后三十年的經濟浪漫主義。而今天的情人節之所以成為情人劫,也來自以浪漫的名義破壞婚姻的“愛情浪漫主義”。

  真愛只會在婚姻關系和指向婚姻的關系中存在。若非如此,起初所謂的兩個人的浪漫,后來一定成為一個負責浪,一個負責漫,最終激情變為狗血,童話淪為笑話。

  真愛就是對神圣婚姻的盼望。有人說,一切不以婚姻為目的的搞對象都是耍流氓。所以想想那個只想和你睡覺卻不想和你結婚的流氓吧,情人節或許是個分手的好日子。也問問那個被父母所逼才急不可耐要趕快和你結婚的姑娘吧,她的家人究竟會在你們最好不要開始的婚姻中扮演什么角色。因為婚姻若不是指向永恒的彼此委身盟約,就成了有效期最多七十年的合法賣身條款。婚姻必須是對愛情的圣化與成全,而不是對情欲的妥協與包裝。

  真愛就是對婚內愛人的犧牲。愛就是舍己,愛就是奉獻,愛就是付出,愛就是犧牲。愛就是獻上自己為祭。所以如果你的婚姻不幸福,不是因為你技不如人,而是因為你祭不如人。當你開始理解并踐行犧牲的愛,甚至在流行歌曲中也就能發現神學:“我恨我不能交給愛人的生命……”能為之舍命,才是真正的愛。而當你發現,其實你并沒有這種愛,你才會認清自己的本相,才會真正渴望與那生發舍命之愛的源頭建立連結——如此,你才是真正做好了進入婚姻與愛情的準備。

  真愛就是對婚外浪漫的拒絕。如果情人節的“節”是指“節制”,那就可以算它有形而上的指向,然而很不幸,這個“節”當然還是指節日,所以差不多也就是“節制”的反義詞了。古時的英雄、圣徒與騎士的標志是對性能力的克制,今日的土豪、情圣和偶像的特征卻成了對性能力的炫耀。小布什上手術臺前向妻子承認,雖未實際出軌,但他的確曾對女國務卿動過感情。當然萊斯不是萊溫斯基,此事始終都與她毫無關系。而本質上不比他的前任更好的小布什之所以能夠懺悔,其原因甚至都很難說是因為他對妻子有真愛,而唯獨是因為那測不透的恩典。

  是的,拒絕浪漫需要恩典,犧牲的愛需要恩典,進入婚姻需要恩典。不“過”情人節需要恩典,不被情人節過也需要恩典。在恩典之中,我們才能發現,我們自身,并不是我們之存在的終極意義和理由。在恩典之中,我們才能真正認識圣瓦倫丁為之生、為之死的那一位。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馬佐夫兄弟》中,佐西馬長老有這樣一段論述:

  “積極的愛和幻想的愛相比,原是一件冷酷和令人生畏的事。幻想的愛急于求成,渴望很快得到圓滿的功績,并引起眾人的注視。有時甚至肯于犧牲性命,只求不必曠日持久,而能象演戲那樣輕易實現,并且引起大家的喝彩。至于積極的愛——那是一種工作和耐心,對于某些人也許是整整一門科學。但是我可以預言,就在您大驚失色地看到無論您如何努力也沒能走近目的,甚至似乎反倒離它愈遠的時候——就在那個時候,我可以預言,您會突然達到了目的,清楚地看到冥冥中上帝的奇跡般的力量,那永遠愛您、永遠在暗中引導您的上帝的力量。”

  把這段話送給所有“每逢佳節被相親”的單身朋友,并作為這篇文章的結束,是最適合不過了。祝各位圣瓦倫丁節快樂,愿至高的恩典與大家同在。


引文及注釋: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是湖北女詩人余秀華于2014年10月所作的詩作,被《詩刊》微信號發布后,余秀華的詩被熱烈轉發。

 

 

  TAG:情人節 拒絕 浪漫

贊助商鏈接

下一篇:賣保險的牧師  上一篇:失敗是一所神學院 打印文章   錄入:溪水鹿   責任編輯:溪水鹿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 贊助商鏈接
  • 熱門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曠野呼聲 2004-2019 關于我們 | 在線留言 | 友情鏈接 | 網站導航 | 曠野呼聲手機版 |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處注明為“本站原創、曠野呼聲作者、原創投稿曠野呼聲”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
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請及時聯系我們。
今晚六和合彩特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