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那一天,與老父面對面

作者:寸草心     來源:偶溪 時間:2019-10-08 08:03:55

 

640-10.jpeg
 
        在腫瘤科大廳等候驗血報告時,白發蒼蒼的他津津有味地捧著手機,若無其事地埋頭刷屏。陪在一旁的我,卻思緒紛飛。而這位80歲老翁,竟能隨著一波一波E訊息不停地沖浪,且享受其中。
 
        活在E世代的便捷和快速中,我和他本來就內斂的相處更傾向于相對無言。許多時候,寧愿滑一下手機屏幕,送張貼圖,轉篇貼文,卻懶得在電話里說上幾句。對沒把握的建議,就毫不猶豫地選擇在E平臺提出。大家都懂的。
 
        看著眼前的老父,我慶幸與他的關系還不至于薄如手機。畢竟血液里流淌著舐犢之情,劬勞之恩沉甸甸——那是兩顆心的份量。
 
        老父借手機感懷
 
 
        3年前,他在E平臺上看到幾張舊照片,那是他曾揮汗工作過半輩子的百年老廠,老父頗有感懷,用手機發來幾行詩句:
 
        百年江紙何處覓,千秋功罪誰予評。
        蔡翁不知何處去,唯聞蟾蜍伴蛩鳴。
 
        昨日輝煌人稱頌,一朝遺棄盡凋零。
        蓬江邊上一軀殼,任君憑吊寄舊情!
 
        江紙,座落在蓬江河邊,已有百年歷史。蔡翁,指古代造紙術先驅蔡倫。
 
        60年代,父親從造紙專業畢業,分配到這家歷史悠久的大型造紙企業,一步步從基層做起,最后挑起了領導的重擔。熱情投入工作的他,把人生最好的光陰全部奉獻在那里。
 
        90年代,他幾經遷調,帶領其他企業直至退休,但對老廠一直念念不忘。如今,得知工廠最終破產,曾經的熱土只剩殘垣斷瓦,叫他情何以堪!
 
        我不會忘記,他曾多少個日夜不眠不休,直干到因胃穿孔暈倒入院。更不會忘記,小時候,我代表幼兒園的小朋友,上臺為那里的工人表演歌舞,多希望他也能來,哪怕只是坐一小會兒,可我從未見過他的身影。或許,他正留在車間里排除機器故障,或處理某個生產問題的會還沒結束,也可能正在科研室埋頭看圖紙……時光如流水,兒時的抱憾猶在。
 
        我害怕當面尷尬
 
 
        讀其詩,會其意,叱咤風云的老人胸懷唏噓,只可惜未能領受傳道者所感悟的:“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什么益處呢?……已過的世代,無人記念;將來的世代,后來的人也不記念。”(參《傳道書》1:2-3、11) 我多希望把這層深意告訴他,卻不曉得如何開口。結果,只能笨拙地用手機送上幾句敬佩的話,也婉轉地暗示出生命還有另一個光明的境地:
 
        一身赤膽揮汗雨,兩臂傲骨寄老檐。
        半生馳騁幾度險,全心奉獻為誰懸?
 
        為友為家為親情,何曾為己謀福祉。
        人生終須蒙眷佑,主恩浩瀚古稀年。
 
        真是吊詭,身處E時代,竟要憑詩寄意,且要用E平臺傳遞。于我,好處莫過于萬一老父反應不良,我無需當面尷尬。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我們始終走不出屏幕兩端。可我們畢竟不是活在屏幕里,感情或者可借用手機表露,但靈魂的對話終究還是要面對面的。
 
        堅冰還需當面的愛
 
 
        兩年前,我生病,和父親討論如何為我治療。因我信任醫生而拒絕父親提出的方案,他便像往常一樣生氣,遷怒于我的信仰:“你自從信了上帝就不聽我的……我今生再也不會進教會,到死也不會信!”他發泄到最高峰時的咆哮,彷彿魔鬼在利用他的嘴巴說褻瀆的話。
 
        傷心欲絕的我痛哭呼求:“主啊,請饒恕他,因為他不知道自己在講什么!”
 
        被他不停地怒罵,我淚如泉涌,直到氣管差點抽搐。明知不便頂撞申辯,正打算離開現場,左半身從肩背到手指竟開始麻痹;耳邊是父親失控的狂吼,我等了許久仍不能動彈,非常害怕,只得暗暗禱告,隱約感到里面有力量催逼,驅使我的腳邁向坐在沙發上的他。
 
        我一生從未跪過任何人,也從不曾對任何人說出“我愛您”!但那一刻,我竟然順服地跪在他腳邊,抱住他的脖子,大聲哭喊:“爸爸,求您,不要再罵了,我愛您,無論怎樣我都愛您!”
 
        就在那一瞬間,半邊身體的麻痹完全消失,父親山崩地裂般的咆哮戛然而止。一只粗糙而有力的大手輕輕地拍著我的頭,一個溫柔的聲音說:“我知道我的女兒疼我,爸爸也愛你!”
 
        我無語,默默飲泣,默默歡呼,那奇妙的一刻,代替了一切怨懟。
 
        自那以后,雖然他偶有發怒,口中卻再無褻瀆。在我三求四請下,他也有好幾次出席了福音聚會。
 
        我愿臥成一道橋
 
 
        此刻,陪他繼續坐等醫生。假如,這次檢驗報告顯示癌指數上升,他將會怎樣?我可以為他做點什么?假如,萬一,萬一到那時,他還……
 
        “衰敗的日子尚未來到,就是你所說,我毫無喜樂的那些年日未曾臨近之先,當記念造你的主……總意就是敬畏上帝,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上帝都必審問。”(參《傳道書》12:1、13-14) 這話很自然浮現在我腦海中,卻無從出口。若不是曾被淡淡地回應,“你信你的,我就不必了”,或許我會鼓起勇氣上前陳明。
 
        人說,有父母在,就像洶洶河流上的一座橋,讓我們從小能風雨無阻地跨過。如今,面對耄耋之年的老父,如果可以的話,我倒希望自己能臥成橋,叫他腳步穩妥。不,他最需要的不是一座終會朽壞的橋,而是萬古堅固的磐石。也許,我們很快會有一場深情的交流,或許,在這世代的某一天,還有一個關于他的更美的故事!
 

  TAG:老父  面對面

贊助商鏈接

下一篇:兒子最悖逆的時候——靠主卻使苦水變美酒  上一篇: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比翼飛 打印文章   錄入:嘟嘟接力   責任編輯:嘟嘟接力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贊助商鏈接
  •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 熱門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曠野呼聲 2004-2019 關于我們 | 在線留言 | 友情鏈接 | 網站導航 | 曠野呼聲手機版 |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處注明為“本站原創、曠野呼聲作者、原創投稿曠野呼聲”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
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請及時聯系我們。
今晚六和合彩特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