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重陽:感恩父母

作者:何天朵     來源:曠野呼聲作者 時間:2019-10-07 09:52:37

 s.jpg

  記得有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個精神病人,有一天突然覺得自己是一只蘑菇,于是他撐著一把傘蹲在房間的墻角里,不吃也不喝,就好像自己是一只真正的蘑菇一樣。病人的身體日漸虛弱,所有的醫護人員都很著急,但都無法讓他進食。

  一名心理醫生見狀,也撐了一把傘,蹲坐在了病人的旁邊。過了大半天,病人忽然轉過頭奇怪地問:“你是誰呀?”醫生答道:“我也是一只蘑菇呀。”

  病人點點頭,繼續做他的蘑菇。

  過了一會兒,醫生站了起來,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病人就問他: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走來走去?

  醫生理直氣壯地回答說:“蘑菇當然可以走來走去啦!”

  病人覺得好像挺有道理,就也站起來走走。

  又過了一會兒,醫生拿出了一個漢堡開始吃了起來,病人又問: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吃東西?醫生理直氣壯地回答:“蘑菇當然也可以吃東西啦!”

  病人覺得很對,于是也開始吃東西。

  之后,這位病人終于正常的進食了,雖然,他依舊覺得自己是一只蘑菇。

  這個故事講的是當一個人悲傷、難過的時候,他最需要的并非勸解和訓戒。他需要的,只是有一個人能在他身邊蹲下來,簡單地、始終地陪伴,讓他感受到關心和愛,陪他“做一只蘑菇”。

  今天是重陽節,這讓我想起患有憂郁焦慮癥的老母親,自從父親去世之后,她就更加地喜怒無常癡呆健忘,我知道她的心理早已經有問題了。

  人老了,青春不再,容顏不再,曾經擁有的一切漸行漸遠,許多人面對逐漸老去的事實,內心無法接受,失落,痛苦,沒有盼望,走進憂郁深淵,難以自拔。

  在這個時候,看似簡單的陪伴,卻有著深層次的信息。在老人最需要的時候還有兒女陪伴,他們的悲傷將會減半。

  一般做兒女的,都是被父母寵著長大的,所以父母在我們心目中一直是強大的角色。他們為我們撐起一方無風無雨的天空,護佑我們成長;我們受了委屈,他們會耐心安慰;我們遇到困難,他們竭盡全力幫我們渡過難關。在兒女眼里,父母幾乎無所不能。

  可是,歲月匆促,轉眼間父母老了,在我們還沒有意識到的時候,他們的腰彎了,頭白了,還經常被病痛侵擾。因為老邁,他們也會感到失落和無助,有時還會像孩子一樣脆弱,甚至會得老年癡呆癥,把我們給忘了。親人一個個都去了,自己的想念連個依托都沒有,心里裝的,大多是已不在人世的過往,無所依附,無所寄托,是何等的落寞與寂寥啊。

  想起我周圍有一種現象,讓父母住在幾乎要坍塌的破房子里,卻對孩子百依百順。孩子吃得好穿得好,可老人的溫飽都成了問題。他們這樣做,并沒有贏得孩子的孝順,上行下效,孩子長大后,用同樣的方法對待自己的父母和孩子。可有的時候,我們都容易犯這樣的錯,雖然不至于到這種程度,但給兒女和父母的愛不是一樣多。

  記得鄭板橋曾寫下的幾個字:敬老如子。我們應該像對待兒女一樣對待父母,給兒女多少愛,就要給父母多少愛,不能讓愛的天平失衡。

  給兒女一份關愛的時候,別忘了也給父母一份。對兒女噓寒問暖的時候,別忘了父母也需要你的問候。我們做的這些,都是父母曾經并且一直為我們做的。

  我們這些小到中年的人上有父母,下有兒女,是父母和兒女的支柱,也是最有力量的時候,所以我們有義務把父母和兒女照顧好。

  曾在網上看一則信息,就在前不久,作家龍應臺做了一個決定:遷居鄉下,陪93歲的失智母親。從作家到政客,再辭職回到鄉下照顧母親,這個決定和陪伴也震撼了我,因為它不同于世俗的價值觀。

  現在這個社會,大多人都很忙。

  我們都去追求物質上的富足,卻在時間上貧窮了。沒有時間,就失去了關懷他人的愛心行動,更談不上對他人的委身了;沒有時間,就只求務實的生存條件,而不求實現人生的理想和抱負;沒有時間,就忽視去培養有深度的人格和價值觀,結果常常活在焦慮絕望之中;沒有時間,就談不上花時間去建立和諧的人際關系。

  一個被時間追著跑的人,無法停歇下來享受生命。人必須先在時間上富足起來,才能享受生命的美好。

  現代社會的離婚率也很高,究其原因是大多人都沒有認識到婚姻是上帝給人設置的盟約,互敬互愛的婚姻是在榮耀上帝。他們很少有陪伴彼此的時間,家庭里也沒有建立禱告守望的祭壇。

  經上有一段關于所羅門王寫的傳道書里,他說,他覺得一生當中,最快樂的事情莫過于,在我們所度的年日里,和我所愛的妻一起快樂度日。是的,當一個人什么都有的時候,他回過頭來看看,其實他想要的,只是一種簡單的幸福。

  一位朋友在年輕的時候曾說要離開家鄉—越遠越好。可她年齡越大就越想回家鄉,守著故土和家人。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

  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

  衰老和死亡,離每個人的生命都越來越近。

  比如養父的死,像是突然給我的人生硬生生地劃出一道黑暗而詭異的門。

  接著,老母親又被診斷出憂郁焦慮等多種病癥。

  我就像斷了線的風箏,連漂泊都失去了方向。

  他們從破碎的時代走出來,花了很多犧牲才將我這個沒血緣關系的女兒拉扯大,我已經沒了故鄉,難道還要她在人生的最后一里路,孤單的離去?

  跌跌撞撞追逐了大半生的“家”,卻原來,“母親在,那兒就是家了”。

  于是31歲的重陽節,我從雜志社辭職回家,陪伴兩個幼子,也陪伴早已精神失常的老母。

  老母親忘記了很多人事,就連她自己和我的生日都忘了。我就會一遍一遍地禱告說:天父啊,千萬別讓她把我也給忘了。

  她養育我長大,我從31歲反哺,還來得及。

  人至小中年,看自己的孩子蹣跚學步、健壯成長,看父母佝僂的身軀在斑駁的歲月中漸漸風化,直到煙消云散。

  生命來來往往,來日并不方長,生命的盼望如果不根植于永恒,在人生遇到挫折時,將會容易枯干凋零,但如果生命的目標和上帝永恒的救恩聯結,那么我們人生中所受的短暫苦楚,和永恒里所承受的榮耀相比,就不足介意了。

  一如我現在的愿望就是希望諸如老母親一樣的老人們能早日脫離憂郁進入盼望,即使她們有一天要離開我,但我知道她們是去一個好的無比的地方,她們的心里得到了平靜和安詳,也是能讓我感到寬慰的。

  《圣經》說,萬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在虛空之前,我們要捕風,要追風。及至倦了,中年過后,洗凈鉛華,然后頷首,向命運順服,繁華、寂寥……該去的總會去,該來的終會來。但陪伴始終是給予親人的一束百合花,它會盛開在彼此的心里,清香美麗到永遠。

  TAG:九九 重陽 感恩 父母

【作者簡介】 何天朵:曠野呼聲作者。大學中文系畢業,受洗歸主十多年,被主呼召福音文學寫作,文章散見于主內外雜志和平臺,愿意在文字侍奉上盡綿薄之力!

贊助商鏈接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不被撒但利用 打印文章   錄入:一道江河   責任編輯:一道江河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 贊助商鏈接
  • 熱門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曠野呼聲 2004-2019 關于我們 | 在線留言 | 友情鏈接 | 網站導航 | 曠野呼聲手機版 |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處注明為“本站原創、曠野呼聲作者、原創投稿曠野呼聲”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
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請及時聯系我們。
今晚六和合彩特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