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家里的人

作者:唐崇懷     來源:新浪博客 時間:2013-08-26 07:59:28

  經文:以弗所書2:11-21

  所以你們應當記念,你們從前按肉體是外邦人,是稱為沒受割禮的,這名原是那些憑人手在肉身上稱為受割禮之人所起的。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里,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因他使我們和睦(原文作“因他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墻,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藉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神和好了,并且來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也給那近處的人。因為我們兩下藉著他被一個圣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這樣,你們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與圣徒同國,是神家里的人了。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各(或作“全”)房靠他聯絡得合式,漸漸成為主的圣殿。你們也靠他同被建造,成為神藉著圣靈居住的所在。

  禱文:慈悲的天父上帝,我們非常謝謝你,恩待我們來到你的施恩座前。當我們打開你的話語的時候,求你打開我們的心。使我們的心在你圣靈的運作中,向你敞開,得著你自己的供應。主求你讓我們得著你的話語,就好像當其食物吃了。讓你的話語成為我們心中的力量,成為我們靈命的靈糧,在主面前得著飽足,得著領導,得著亮光,得著充實。把這個時間完全交給你,是靠耶穌圣名,阿門!

  小引:生命的摧促和回歸的呼喊

  很多年前,我們教會有一位會友,那時,他剛加入加入教會,是東北人——有特別個性,比較強,也比較扎實。講話肚里、嘴里完全一樣,有話就說。一般來說這位弟兄看來比較剛硬,沒有什么情感表現。有一次,我們聚會的時候,我斷沒有想到,他竟然顯露出特別脆弱的一面。那時他哭得像一個小孩子一樣,不能想象。原來講道時正講到抗日的事。我念了一首抗戰歌。后來,我就學到了,你要叫一個東北人哭,很容易,你一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他就哭了。其實,不但東北人聽了會哭,經過抗戰的中國人也都會哭了。我很想讀出來,可能我讀不下去。這首抗戰歌是這么唱: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礦,

  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梁。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

  那里我有的同胞,

  還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

  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九一八”,“九一八”,

  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脫離了我的家鄉,

  拋棄那無盡的寶藏,

  流浪!流浪!

  整日價在關內流浪!

  哪年,哪月,

  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的故鄉?

  哪年,哪月,

  才能夠收回那無盡的寶藏?

  爹娘啊,爹娘,

  什么時候,

  才能回到你們的身旁。

  我相信這首思鄉的詩,也是一首想家的詩。說實話,人在這個世界上,跟其他動物還會有許多相同的地方。動物中的燕子,逢春都會飛回原罺,北歐還有一種叫旅鼠的動物,在某個特定的時候,生理里有一種莫名催促的力量,它們會想到一個自己的地方去。這時它們會一個連一個開始跑,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接著成群成隊同一方向,千萬只旅鼠壯烈的繼續奔跑,最后都投到海里。海里的鮭魚豈也不是如此,到了時候,千辛萬苦游回原地。其實,鳥也好,動物也好,鮭魚也好,還有其他活物,就是人也多多少少都會有一種內在的,生命里面的回歸基因——一種無名的渴望,催促人回“家”。到了一定的時候,它們突然會讓我們隱隱聽到故鄉的呼喚,特有的鄉愁,很想回家。

  親愛的弟兄姐妹,今天我與你們用這段經文來談論上帝的家。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家。一般來說,你若在外不回家,大致是無家可歸,不然是有家歸不得;還有一個更可悲的事,是不想回家。正如中國古人所說:“悲,不如心死!”當你沒有心想回家的時候,那是何其悲慘。

  感謝上帝,無論如何,你還會有一個家、是他為人類所預備的家。人活在世界上,就是今天你在這里生活過得很好,可能你好像有一個很好、溫暖的家。但是,曾幾何時,你的內心仍會有一股莫名的聲音對你說,“起來,回家吧,你應該回家。”這時,你就是擁有一切,但您心靈仍覺空虛;不是因為你沒有產業;不是因為你沒有朋友,乃是你沒有一個家的保障。這個家到底是什么?這段經文給我們看到了人的真實情境,但也給我們看到那位創造主為人類所預備的佳美的家。讓我們先來看看我們的實際真況,再來看看神的恩召和奇妙的應許和在基督里無比的福份。

  一、灰色的人生------離家的游子弗二11-12

  以弗所書2:11-21,是灰色人生的寫照,它讓給我們看到人的原形狀態:我們原是沒有上帝、沒有盼望的人。在心理學中說到顏色,我們發現顏色有熱有冷,熱顏色叫人興奮,冷色令人冰涼。“白色”叫人看了有些彷徨凄涼;“黑色”叫人家感到陰沉懼怕,但是在所有的顏色中間,有一種顏色,難以形容,英文叫“Bleak”,中文很難翻譯,不是白、不是黑,也不是灰。是一種難以形容的灰,可以說是沒有顏色。黑有顏色,白也是顏色,“灰”還有顏色,但“Bleak”什么顏色都沒,像是一種的無情,無奈。我想,在形容人生和心境,可能用“灰”還講得過,就用灰色人生來形容。

  當一個人離開上帝的時候,不論你有什么,或什么都沒有,你的人生是一種無情的黯淡凄涼;其實,當人就是什么都沒有,他還有回一個“什么”!可是,當你離開上帝的時候,你的人生是一個凄涼的黯淡,其實,連“暗”都沒有,只有“淡”和“灰”的特點和狀態。我把這種人比如“離家的游子”。您在這時,可能有一個太太在家里等你,可能有一個母親盼您回家,也可能一個在家的孩子在您心中向你呼喚,也可能這些人都沒有了,你心中空虛、彷徨。但保羅這里說,那個時候,你們與基督無關,遠離上帝,遠離了真理,心中沒有底,沒有任何可以抓得住的東西。

  曾經有一個無神論的人,他一生推廣無神論,他認定根本沒有上帝;其實他這么認為也就罷了,但是他為著這個沒有上帝的信仰,他極力爭辯,立定心意要打倒那些信有上帝的人?雌饋硭切U成功,也有很多的隨從,他的孩子們也很都隨從他的腳蹤。有一天,當他老了,病得快要死的時候,彌留間,突然對他的孩子說,“孩子啊,你快快為我找一個牧師來,我想信耶穌!”他的孩子對他說:“父親啊,你一生的工作豈不在辯論沒有上帝嗎?你也有著這么多的隨從,我們這幾個孩子在你身邊,就是要維護你、隨從你的信仰。”就在他臨近死亡邊沿的時候,他對他的孩子們說:“請快一點,我不能再等了。”他的孩子們對他說:“爸,你再堅持一下吧!如果你在死的那一刻,牧師來了,你信耶穌,這不是前功盡棄、功虧一簣嗎?”這位父親在在最后咽一口氣的時候,竟然說了一句話:孩子啊,要抓住的是什么,有什么可以抓住的呢?講完,他就走了。

  親愛的弟兄姐妹,人若沒有上帝,那是悲慘中最大的悲慘。你知道耶穌在十字架上說了,“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為什么離棄我?”就是神的兒子都受不了那一種的痛苦,你受得了嗎?我不知道你現在心中在想什么?但是我知道:一個沒有上帝的人是一個沒有指望的人。圣經說,“他在神的應許之外,是局外人。”

  我相信我跟你們講過這個故事,解放以前的上海,有一個很有錢的人死了,他死的時候,幾家憂愁,幾家歡。有些人很痛快,認為為富不仁,都是壞人,這有錢人死了再好沒了;也有人認定有錢人都是好人,做了很多善事,就有些人痛哭;那時有一個人,哭了好幾天、好幾周,他的朋友去安慰他,他一點也不受安慰。人就問她,“這個死了的人跟你有什么關系呢?他是你爸爸嗎?”回答:“不是。”“是你叔叔嗎?”“不是。”“那他到底跟你有什么關系?哭得這么慘”他不回答。他的朋友不斷追問,到最后,他倒爽快地回了一句話,“如果有關系的話,我還哭什么?就是沒有關系,我才這么哭得這么凄慘!”

  親愛的弟兄姐妹,如果你跟基督耶穌沒有關系,如果你跟上帝沒有關系,那個生命是凄慘的生命。因為你實實在在是一無所有。其實,上帝并不喜悅你在這樣的狀態里。當我們離開上帝的時候,當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當我們還不認識他的時候,他已經差遣他的兒子為我們死,且死在十字架上。這就叫做福音。這是耶穌基督來到這個世上所成全的一切。我們感謝上帝!

  二、家的呼喚:神的恩召弗二13-18

  保羅說,“你們從前遠離上帝的人,如今卻在基督里藉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神為你預備一條道路。我們的神是慈愛的神,在他的公義里面,他審判一切的罪惡;同時他也在他的公義里面為人預備救恩,讓人無可推諉。把浪子心中的懼怕除去,使浪子隨時可以回家。讓這浪子就在他最凄慘的時候,他想到了他父親的家,他回來了。

  親愛的弟兄姐妹,今天我們要清楚的了解,我們是上帝所造的人,他為我們預備一個家,他的家。這個家在呼喚我們,因為救恩已經成全了。

  有人說,我今天不回家,等到有一天我錦衣時才還鄉。但是請你記得,罪不是外面的事情,罪是里面的事情;罪像麻風病一樣,它不但叫人面孔改變,叫人的四肢癱瘓,更重要是它是身體里血域的病菌,影響破壞整個生命。你可以穿好的衣服,你可以有高的地位,好的身份;但你的生命里頭,會像舊約圣經里的乃縵將軍,當他拿下盔甲、頭盔、脫下外衣的時候,鏡子前,他所看見的是一個腐爛的身體。當你把面具拿下來的時候,你可以在人的面前虛假,我們可以騙得過“神”,我們還可騙得過人,我們甚至騙教會那些尊重我們和我們最尊重的人,但是我們心里的深處知道,我們的生命到底是多么的腐爛,多么的虛偽。

  感謝上帝,在就在這個狀態里面,上帝為人預備了一個新的生命,這個生命是奇妙,是因他的寶血所成就的救贖。這生命可以吞吃我們的死亡。在耶穌基督里面,我們可以成為一個新造的人,讓我們可以親近上帝。如果一個麻風病的人,當他顯露自己的時候,人要對他說,“遠離這里吧!”他自己也要對別人說:“不潔凈了,離開我吧,離開我吧!”但是,當你來到神面前的時候,他會像浪子的父親一樣,遠遠看見這個回頭的浪子,跑過去,抱著他,連連與他親嘴。甚至把上好的袍子、戒指和鞋子那出來給他穿上,使他重新成為他的兒子。

  親愛的弟兄姐妹,這時人會想到怎樣讓這個孩子不會忘記自己曾經違背父母;在神的面前,他要我們有所交待。當然我們所作的事情,我們應當有所交待,但是在耶穌基督里面這一切都交待了。在基督里面有赦免,在教會里面,在神的國度里面、在神的家里面,神向我們所要的是,存一顆懺悔的心來到他的面前,讓他赦免我們。當他赦免你以后,你可以成為一個新造的人。什么時候,我們不肯在神面前交待;什么時候,我們就會活在罪惡的中間,就活在黑暗中間,為什么呢?因為他要使我們和睦。

  我常說,基督所成就的和平有三方面的意思,他使人與神和好,使人與人和好,使人與自己和睦。換句話說,沒有什么可以控告屬神的人。保羅曾說,有什么可以控告神所稱為義的人?沒有。在基督耶穌里面,他廢掉了冤仇,當我們回家的時候,我們蒙了完全的收納。在教會里面,就有這種的事實。當圣經說,這家就是上帝的教會。

  我們感謝上帝,讓我們回家,在教會里面享受上帝的慈愛,也可以享受家里的溫暖。雖然教會很多時候還有虛偽的東西,有時還有一些叫人難過的事,但教會還是我們的家,在家里你可以完全的自由,完全地表達你自己。教會給我們一個保障,讓我們可以說我們要說的,而不是只說應該說的。我們就是有錯誤和各樣的軟弱,神都會包容我們。既然基督怎么的接納我們,我們也要怎樣彼此接納。我有一個朋友,他說了一句很難過的話,這句話講出來不好,但事實就是如此。他說,“這一生最遺憾的事情就是娶了一個航空小姐作太太。”你知道為什么?你坐過飛機,你會知道世界上,最客氣,最溫柔的,是飛機上的航空小姐。要茶、咖啡嗎?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幫助你的?就是你睡覺的時候,還輕輕給你蓋被單。你要一張報紙,你拿給你,連書刊都會拿來。如果你坐頭等,那就更不必講了。您心里想:這航空小姐這么好,娶回家做太太多好。長話短說,他把這航空小姐娶回家,你知道怎么樣嗎?婚后不久,她一回家,對丈夫說,“老娘,今天累死了!”翹著腳、躺下來。甚么都不想做。這時他后悔也來不及了。其實,這又有什么錯。本來回家了,還這么客套干什么?她上班客套是職業要求,是應該的,F在到了家還那么客套,那就不是人,是機器了。你知道在美國上班有很多種人,有一次,一個黑人上班的時候,老板看她臉長長的,不大客氣,就對她說:“你上班臉上怎么沒有笑容?”你知道她他怎么回答嗎?她回答說:“你付我薪水,笑不包在內。”難怪,你看到在移民局、市z /-府機構等等職員,個個都面無表情,鐵面無私。他們若對你笑,你會感激的想流淚。

  老實說,在家里本也當是聽其自然。有人跟我埋怨說,太太在家里態度不好;老實說,在家里還要態度好,干什么?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是她的家啊。家是自由的地方,我告訴你,在教會里,你也有這個權柄,不是特權;只要叫你不去傷害別人,要做什么就去做。

  其實,在教會里,就算不小心受了傷害或傷害了人,我們都可在主里彼此饒恕,因為我們是一家人。但是話講回來,有一個永遠不變的事實:在神的家里,我們有一個最好的家主,就是上帝。我們的主基督藉著圣靈在教會里運作,管理教會。教會不是屬于任何一個人的,沒有一個人真正在管理教會。那個管理教會的人若不按著神的道來運作的話,他都要跌倒,也要滅沒。因為神藉著他的道,在教會運行,我們在教會一同學習。圣經告訴我們要同受一靈的感動。感謝上帝!當主在十字架廢掉冤仇的時候,我們兩下被他的圣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

  保羅對哥林多教會說,天下萬有都是你們的。他們有才干、有恩賜、有學問等等。保羅、亞波羅很有恩賜和學問也都作過他們的教牧。他們樣樣都有,但是他們分門別類,甚至懷疑保羅的權柄,保羅就在第十章講了一句很嚴重的話,“若有人相信他是屬于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是如何屬基督,我們也是如何屬基督。”其實這背后有很重的假設,因為保羅在哥林多的會友中間,有些人認為他們比別人強,他們比別人高,他們才是真正屬基督的。所以在哥林多的教會里面,有幾個黨派,屬磯法的,屬保羅的,屬亞波羅的;最后有一派出來說,我們是屬基督的。這派看起來最好,其實是最壞的;因為他們的意思是只有我們是屬基督的,只有我們懂得。故此,保羅說,“若有人自認是屬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是怎樣屬基督的。”是因為他有權,他屬基督嗎,還是因為他有智慧,他是屬基督的;或是因為他有錢,他是屬基督的;還是因為他有學問,他是屬基督的呢?是因為他很殷勤在教會服事,所以他屬基督嗎?還是因為他很有經歷,所以他是屬基督的呢?想想再想想,后面的一句話常被忽略,“我們也是怎么屬基督的。”你知道怎么屬基督嗎?是因為神的恩典。我們都是因為神的恩典屬基督的;讓我們能在耶穌基督里合而為一。不但彼此相愛,也彼此收納;因為基督廢掉了一切的冤仇,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成就和睦,使人與神和好。這些不但是近處的,也是遠處的。我想在這方面我們需要慢慢習。這里的近處和遠處,好像是地理性,但許多時候,也是時間性。不客氣的說,美國的華人教會有一個問題,我們這些海外的游子,我們大家內聚力很強,這是沒話說的。但在教會里,還有些不協和的情況:臺灣人就說我們臺灣人,東南亞的就說我們是東南亞的。更進一步說,臺灣人又分我們是臺灣本省人,你們是臺灣外省人。后來,臺灣人不再吵了,因為大陸的朋友來了,所以,不管本省、外省的臺灣人一起合起來抵制大陸的。你知道嗎?大陸的朋友還有四種:早期來的,六四以前不久來的,六四以后來的,六四的以后的以后來的。還是一樣,雖然不是近處、遠處,還是早期、晚期的。你不要忘記,保羅說這個福音不僅給你們近處的人,也給你們遠處的人,給在基督里都成為一體的人。為這個緣故,在圣靈的感動之中,我們要回家。這句話我思想了很久,對“起步回家。”我用很多的苦心去了解。我們已經在家里了,怎么說“我們起步回家呢?”許多時候,我們在家里不像家人,更像外人。容我不客氣說,我在這個教會28年了,還有人不把我當成是這教會的人。我心中好痛苦,想想,既然如次,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嗎?錯了,這是你的家,你好好的把這個教會當成你的家,你要走出你自己的困于,回家,回到神的家里。那些已經在家里的人,要走出那狹小的山頭主義自大的觀念,進到神的家里面。親愛的弟兄姐妹,這才是我們的家。

  三、神家里的人-----家的溫暖和保障弗二19-21

  當我們想到今年我們教會的主題的時候。我們再看看我們的總題。當我們說要建造我們的家時,到底是指我們的家庭,還是指教會。老實說,家就是家,你的小家庭需要建造;教會這個大家庭也需要建造,這家是兩方面的。問題是,我們的心底深處有沒有這個家的感受,有沒有家的觀念。為這個緣故,我們在神的家里可以感受家的溫暖,也有家溫暖的保障。在這兩節經文里,我們看到兩件事:

  第一,我們不再作外人,乃是與圣徒同國。一方面是說我們要定心,另一方面是要從自己的困境中行出來。今天有許多時候,你受洗了,你把自己裝作是外人。你等人來請你,你不把自己當成這個家的人,有事不敢作,為什么?因為沒有人請你。昨天晚上,我看一些關于老年人的書,因為我發現我們教會的老年人一個一個地走了,我也發現一些老年在教會覺得彷徨,上周我去看廖太太,她103歲,她看到我的時候,眼淚掉了下來,我心中很感動,但我相信她沒有認出我是唐牧師。但是她看到有人來看她,聽她講話,她眼淚就掉下來了。到底是誰,不在乎?后來,我又去看了汪伯伯,你們還記得他吧?他今年100歲,思想清醒,但有點古怪,想東想西。我看的書講到幾個特別關于老人的研究:書上說,有些老年人覺得特別特別孤單,覺得兒女不孝順,所以看看兒女到底孝順不孝順,是否還會想念記得老人家,就故意不打電話給兒女,看看有何反應。不幸的是,兒女不是不孝順,而是忙得忘記了。媽媽等了一個月,很不耐煩,心想再等等看,這個兒子真不孝,等了兩個月,三個月,四個月,到第六個月,兒女打電話來了,說:“媽,我病了!”媽媽回答,“嗯,活該!上帝刑罰。”兒女聽了莫名其妙,到底媽媽怎么了,她想到哪里去了。以后就再也不敢打電話了。你知道為什么嗎?因為做作。結果作絹自縛,害人害己。

  第二,為什么我們在家里不能坦誠、不能很真誠地把自己的心態講出來呢?我們基督里面既然可以彼此收納,就可恢復家里的溫暖。你可以這么做,因為神有保障;因為圣靈在領導你;我們不應當抗拒圣靈的感動,我們不應當越走越遠,因為我們是與圣徒同國,同一個家庭。保羅這里還說,我們同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我們不僅有神的話傳給我們,還進一步有耶穌基督為房角石[1]。其實,房角石有兩個意義:一是根基的頭一塊石頭,是定型、定向的。但另一方面,特別是在這里運用的,房角石就是承受各樣重量的最主要石頭,像橋梁一樣的,中間的那塊大石頭,把力量聚在一起;因為它撐得住,所以橋不會倒下來。耶穌基督就是那塊房角石,是聯絡各節的。如果你在教會沒有盡你當盡的本分;如果你在教會覺得孤單,可能只有一個原因:你沒有與基督聯絡得好,也沒有讓基督把你和大家連在一起。愿我們在神面前有一個敞開的心,因為神愿意我們作他的圣殿,讓我們作他居住的所在,因為圣靈在我們里面;讓我們看見神的榮耀。神的榮耀與神的榮光不同,神的榮耀未必看見光輝,但是卻是真實,神的榮耀就是顯明神就是神,那就是神的名,就是神的榮耀。

  四、結論:榮耀的家,神愛里的人

  親愛的弟兄姐妹,教會是神的家。但愿我們每個人都能說在這個家里面,有我的份;這個家是我的家,是上帝藉著我建造起來的。不僅有我的份,在建造的過程中也有我的參與。這是真正榮耀的家,我們是神愛里的人。這才是真正的信仰,真正的信仰的生活,我們可以在主面前歡歡樂樂地說,“主啊,你是我的主,是愛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我很小的時候,看過一本書,我相信很多人也看過,是日本的一位姐妹寫的,題目很吸引人,叫《冰點》。書的內容記得模模糊糊,但是有一個情節一直記得,就是書的最后一段話。開頭我就一直在書里找“冰點”這兩個字,但是一直沒有發現,直到最后,當她所愛的一個人將要死了。她摸著他的身體的時候,作者說,那時他的溫度已經降到了冰點!就在這時這人輕輕、悲嘆的說,“起來吧,起來吧!一個新的日子在等著你。”

  親愛的弟兄姐妹,我今天就用這話作個結束。我不知道你心中如何,你對你的人生,對你的家庭,對你的生活,甚至對你的教會,可能沒有好失望,你心里的溫度似乎也已經降到冰點了。那這是我要像那個人對你說,“回家吧,回家吧,有一個更好的生命在等著你。”愿我們向主打開我們的心,我們愿意回來!像我一開始提到的那個人,像抗日時期中國人心頭里的那個回歸的意識“基因”。當你聽見“我的家在松花江上”的時候,你內里有一個共鳴說我要回家。同樣的,當你聽見“教會是我的家”的時候,但愿你內心里也有一種共鳴,對你說,還等待什么呢?但愿我們就起步回家,我們不要再做作,不要在等待,而是在神的面前真真誠誠的打開我們的心對主說:“主啊,我愿意回家。”我就是得罪了天,得罪了你,你還可以赦免,就是得罪了弟兄姐妹,大家還可以在主里彼此接納、彼此饒恕,讓我們彼此把這個家園建立起來,這是一個榮耀的盼望。

  結束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感謝你,因為你的恩典和慈愛常隨著我們。我們在許多的事上有缺欠,在許多事上,我們有逞強。我們感謝你,今天求你恩待我們,讓你的道從那個切入點進到我們的生命里。我們中間有人還在救恩的圈外,有人在救贖的恩典以外,和救贖的福分無關,還是局外人,當我們聽到你的呼召的時候,就你使我們可以起步回家。讓我們的心向你是敞開的,向弟兄姐妹也是敞開的。求你讓我們能行在光明中,沒有陰暗,也沒有做作,沒有猜忌。叫我們能放心將自己交付給你,交付給教會,也彼此交付。讓我們在教會里面挺胸昂首,舉步回家?恳d基督圣名,阿門!
 

  TAG:家里 上帝

【作者簡介】 唐崇懷,洛杉磯國際神學院院長(現已退休),F在印尼奉事。并任印尼萬隆福音神學院院長。

贊助商鏈接

下一篇:基督徒當知道染發的來歷與危害  上一篇:末世三險:愛之害 打印文章   錄入:離箭紅塵   責任編輯:離箭紅塵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 贊助商鏈接
  •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 熱門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曠野呼聲 2004-2019 關于我們 | 在線留言 | 友情鏈接 | 網站導航 | 曠野呼聲手機版 |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處注明為“本站原創、曠野呼聲作者、原創投稿曠野呼聲”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
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請及時聯系我們。
今晚六和合彩特码资料